《驯鹿宝贝》以为是单纯的跟骚探讨却延伸出性犯罪

软文推广1个月前发布 刘老三
7 0

从跟骚的性别框架、性犯罪,到渴望他人认同所潜藏的危机,以及因为心理伤害所导致的各种机制,虽然总共只有7集,观看《驯鹿宝贝》带来的后座力,却远远超过「迷你影集」的程度。尽管是以让人不算太舒服的方式,它确实是一部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,尤其在观看完整部作品后,一开始所出现的「这是真实故事」短短几个字也显得更让人加毛骨悚然。

《驯鹿宝贝》以为是单纯的跟骚探讨却延伸出性犯罪

《驯鹿宝贝》主角唐尼,是一名演艺生涯受挫,暂时以酒保维生,人生正处于不上不下阶段的喜剧演员,故事则由他基于善意,在某一天递给一名自称是律师、却连一杯饮料钱都付不出来的女子「玛莎」开始;因为这个单纯出于怜悯的举动,却在玛莎的幻想下,开启了疯狂的跟骚行径,甚至扩及到唐尼的家人,但身为被害人的唐尼,却似乎因此感受到「被重视」,每每在紧要关头做出最坏的选择。

观看这部作品整体而言,大概会让多数的观众感到不安,除了跟骚的夸张行径之外,对于主角的情感,或许也是一大因素。一开始其实会有点不理解,唐尼为何会处于如此被动、优柔寡断的情绪当中,但随着剧情持续,他过去的创伤被揭露,尤其是曾经在人生中经历低潮的观众,多少也能够理解他一次次「自毁」的抉择。让人游移在同情与厌恶间的,还有应该是「坏人」的玛莎,就如同「可恶之人必有可怜之处」,她同样也背负着自己的故事,尽管这并不足以作为犯罪的借口,却让观众对她的情绪变得复杂。

尽管是一段痛苦的经验,但自编、自导且亲自担纲男主角的单口喜剧演员理查盖德,也因此更能够细腻地刻划出受害者的心理状态变化,尤其是对于加害者交杂着愤怒、同情、厌恶,甚至是带有一点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情感,都让观众能够深刻理解这些看似无害的举动,对受害者可能造成的重大伤害。

在呈现受害者心境的同时,影集主角的经验也呈现出跟骚防制法所可能面临的困境,包含无法轻易举证、对于受害者的刻板印象、防护的局限性等,就算是多年后的今日,似乎还是难有突破,甚至还会因为社群软体的进步,而变得更加防不胜防。另一方面,受害者为男性这件事情,也在近年来性犯罪、跟骚犯罪多因为受害者大部分为女性的情况下,重新提醒社会「男性也可能是受害者」的事实,而男主角周边人物的反应,更精确解释了「男子气概」为何是「有毒的」。

随着影集受到欢迎,似乎有越来越多人开始猜测剧中所影射的人物到底是谁,但就如同理查盖德所说的,《驯鹿宝贝》真正的意义,应该在于让大众了解受害者的处境,以及性犯罪、跟骚的伤害性。此外,他将自身的创伤经验转化成戏剧来消化、疗伤的过程,或许也能带给有同样经历的受害者们不少鼓舞的力量。

© 版权声明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