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不够善良的我们》想要被爱,却无能为力

软文推广1个月前发布 刘老三
3 0
  • 导演:徐誉庭
  • 编剧:徐誉庭
  • 摄影:王亮钧
  • 演员:林依晨、许玮宁、贺军翔、柯震东、陆弈静

从最终剧名「不够善良的我们」可以看出,原剧名「彼岸有花」的视角,是著重在女性角色之间的妒忌、竞争,透过死亡的降临,显现美丽的脆弱和短暂,但是「不够善良」的「我们」,却触及到更多情绪的反应、情感的挣扎,以及关系的取舍,让故事主旨不仅停留在两个中年女性,更扩及到所有爱无能的角色。

《不够善良的我们》讲述简庆芬(林依晨饰)与何瑞之(贺军翔饰)结婚十二年,日子过得百无聊赖,于是她决定上网搜寻前同事、也是前情敌Rebecca(许玮宁饰)的社交帐号,并且开始关注R的一举一动,暗中跟R的生活较劲。在此之后,三人的生活,冥冥之中仿佛有所牵引,开始互相纠缠起来,勾动这十二年来的遗憾与无奈。

《不够善良的我们》想要被爱,却无能为力

(以下有雷,请斟酌阅读。)

本剧从一开始就清楚揭露「量子力学」、「薛丁格的猫」、「双缝干涉实验」,这些奠定「观察决定结果」、「意识决定世界」等,现代科学或哲学观点的介入。也因此,本剧打从一开始就不是现代写实生活,而更像是一部当代寓言,透过两名生日相同、品味相同,互看不顺眼却又互相在意,相生相伴的女性视角,揭开这个世界的运作。

对于庆芬来说,Rebecca就像是「理想中的自己」。 R不但很多品味跟庆芬一样,让庆芬的独特性荡然无存,而且R的能力强、年纪小、个性冷酷、不屑社交,却还能够有组长瑞之的关爱,仿佛只要自在地活着,便能轻松吸引旁人的疼爱,这相较于庆芬拼命地察言观色、讨人欢心、悉知人情世故,真的是令人羡慕,甚至嫉妒。

但是对于Rebecca来说,庆芬也是「理想中的自己」。庆芬不但很多品味跟R一样,让R的独特性荡然无存,而且庆芬主动积极、善于社交、懂得讨人欢心,甚至更知道怎么跟瑞之的母亲(陆弈静饰)相处,仿佛不需费心思,就能轻而易举地取代自己,这相较于R拼命献殷情、仍不被买单的结果,真的是令人羡慕,甚至嫉妒。

于是,庆芬跟Rebecca之间的羡慕到嫉妒,在瑞之的摇摆不定下,更显得刺痛且敏感。但瑞之又何尝没有看见两者的差异呢?

瑞之的母亲守寡将他养大,他早已经习惯听着母亲的话,做着母亲想要他做的事。这不是妈宝,而是瑞之真的太习惯讨母亲欢心,因为母亲太辛苦了,辛苦到他用一辈子都无法说尽感谢,所以他必须在母亲认同的前提下,做每一件关于自己的决定。而这样的心情,Rebecca也很清楚。

Rebecca从小就没有父母,母亲甚至不想将她生下,于是R只能跟着爱偷窃的哥哥长大,就连哥哥被人嫌、被人抓,她都愿意出面袒护,守护着唯一守护自己的哥哥,所以R虽然埋怨哥哥,但她深知家人的重要性,因此不论什么关于自己的决定,她都不可能抛下自己的哥哥。而这样的心情,瑞之也很清楚。

在瑞之和Rebecca,彼此理解对方难处的前提之下,他们的恋情注定是一场遗憾,因为没有人愿意为对方牺牲,他们比起伴侣,都更加重视家人,而正是这样的缺憾,让庆芬有机会闯进两人的生命,成为第三个纠缠的粒子。

尽管Rebecca退出他们的生活,但她始终「纠缠着」庆芬,除了发文故意设公开、写字故意字字斟酌之外,庆芬面对瑞之「给爱的不同之处」时,也同样被R纠缠着,因为瑞之自从结婚之后,似乎就只是很有责任感的丈夫,不是很有亲密感的伴侣,这种相处距离的差异,让庆芬更意识到自己比不上R的地方,她永远赢不过R。

然而,在庆芬拥有丈夫的同时,Rebecca也恐惧着没有伴侣的生活。这不是女生一定要以结婚为目标,只是她不断地意识到,身边没有一个真正可以靠近的人,即便有,那个人也已经在其他人的身边,不属于自己,所以R紧抓着每一个可能的机会,却同时预留着松手的空间,因为她太害怕上演过去的情节,所以她让自己不期不待,不受伤害。

这样的想法,让Rebecca的感情注定是悲剧,因为她始终把自己放在消极的位置,抗拒去接受身边一切的可能性,直到于向立(柯震东饰)给予稳定的陪伴、主动的追求,甚至带来最简单的恋爱关系,才让R心中的冰山开始融化,来到最后一关的考验。只可惜,R的最后一关除了考验向立,也考验自己。

很多人在剧终之后,都在崩溃Rebecca的死,痛恨何瑞之的渣、简庆芬的婊、于向立的孬,可是回到本剧一开始的定调,如果这一切都存在庆芬的意识宇宙,那么这样的安排,反而是让庆芬终于有了「完整」的开始。

因为深陷比较心理的庆芬,一直需要一个敌人来证明自己的「值得被爱」,所以当婚姻生活的冷漠疏离令庆芬不甘时,庆芬确实需要看到Rebecca的死,以及向立的退缩不堪,进而让自己清楚地意识到,原来那个「理想的自己」配上「热烈的爱情」,并不是经得起现实的考验,无法如同想像中般的自在跟长久。

相反地,庆芬的日复一日、有爱却似无爱,才是她的宇宙里最好的结果。尽管庆芬为自己的见缝插针付出代价,但同时她也得到自己的想要,倘若她的世界里还有更多可能,那或许就是Rebecca的结局,所以她必须允许瑞之的「可能不爱」 ,才能回过头来证明自己「值得被爱」,因为瑞之有理由不爱她,但她没理由不值得被爱。

所以Rebecca死了,庆芬才能活过来,这不是谁不值得活的问题,而是「量子力学」、「薛丁格的猫」、「双缝干涉实验」,这些现代科学与哲学观点的论证。唯有认清「不够善良」从来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,而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在乎与代价,我们才能看见「不够善良」的反面并非善良,而是无欲无求。但你想过无欲无求的人生吗?

《不够善良的我们》外表看似是在探讨中年婚姻危机,内在却是剖析价值及选择的可能性,借此探索心灵深处的纠结与失落。如果两个相似的我们碰在一起的时候,注定会有一个人要消失,那么我们该牺牲的是哪一个面向?也许,就只有我们自己知道了。

又名:彼岸有花

© 版权声明

相关文章